一生一世的缘分 ——重拾厦门一中电脑兴趣小组88届的快乐时光(1988届 秦洪)

(发布人:校友会资料管理员  发布时间:16-05-12 09:21  点击量:212)

一生一世的缘分

——重拾厦门一中电脑兴趣小组88届的快乐时光

1988届 秦洪

题记

前几天,又回到了红砖绿树的校园,见到了庄老师,还有几位一中电脑组各届的学友,聊起组织卅年纪念活动的事情。回来后,卅年前的回忆,像是穿梭在浮云中的明月,从隐约中慢慢明晰,淡淡清光,映得心湖波光明灭,一幕幕摇曳着,似乎不再遥远。于是,花了几个可以静下心来的夜晚,捕捉了这篇文字,以纪念我们曾经的年轻。恰逢2013年和2014年交替,便取了“一生一世的缘分”为标题。

这是英文打字机吗?

依稀记得,卅年前的一天,我们还在读初二,年段选了十个人去开会,有洪军晖、辜海莹、周雪梅、吴文飞、秦洪、曾健、温庆暖、蒲建东、何云芳、蔡子怡等。

一位高高瘦瘦的年轻老师,给我们做了动员讲话,内容记不清了,大意是在初中成立一中的计算机兴趣小组。这位老师至今还保持着当时的身材,不用猜,他就是我们永远尊敬的庄老师。

当时大家对电脑一点概念也没有,我有印象的就两件事——一是键盘图,让我想到了英文打字机,难道是让我们学打字?二是一本经典的教材书,谭浩强的《BASIC语言》。

当时,只有一台计算机,为了熟悉键盘手法,温庆暖还找了块木板,把键盘图贴在上面,没事就做双手练习;当时,为了上机,排了时间表,每人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在高年级还出现过因“争夺”上机权而伤心流泪的事件。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们就开始学习变量、赋值、输出,了解等号是赋值用的,乘号是星号,除号是斜杠……,然后认真地把第一个程序手写在纸上,小心翼翼地输入到仅有的那台“沉默”的元老计算机——TRS-80中,输入程序行号、程序体、最后加一个“END”,运行、出错、调试,最后,结果出来了,在黑底屏幕上绿莹莹地显示着,往往是一个简单的数字,或者是简单几何字符图形,却会让我们兴奋不已。多年以后,看到“黑客帝国”电影片头中那泻落的绿色字母,都会感到一股莫名的亲切感。

那时,矿泉水刚出现,属于奢侈品;那时,自来水还没有污染,喝完矿泉水,我们会到水龙头再接一瓶。那时,梦想着家里也有一台计算机,可以随时上机。

把电脑布在桌上一铺,躺着休息会儿

懵懵懂懂中,我们入了门,然后便喜欢上了电脑编程。早些时候,电脑没有配置磁盘,所有操作都暂存在内存中,一断电,就都没了。所以每个小组成员都会精心准备一本本子,在上面工整地记录下自己编写的程序,等有机会上机时,逐字敲入,调试运行。正因为有了这个过程,当期待的结果出现时,那种小小的成就感总是会被放大,幸福感十足。但如果还没来得及调试完,或者想再次欣赏成果,只有在下一次上机时,再重复输入一遍。曾有几次,有非电脑组同学在室外误拉了机房电闸,整个机房哀声一片,进而义愤填膺,庄老师这么好脾气的人也因此多次严厉地教训了那些恶作剧的同学。


随着学习的深入,在老师指导下,我们开始了深一步的“钻研”。当时,资料缺乏,每周一期的《儿童计算机报》和不知哪来的过期零散的港版《苹果用家》,任何有关的资讯和经验都会及时在组里传递分享。通过这些方式,学会了非等待式的接受输入方法——Peek(-16384)、学会了如何进入图像模式,学会了通过一行程序如何人实现看似不可能的功能,还通过学习6502汇编“钻入”了电脑的底层,真正体会到了0和1的二进制世界,让图像快速反相显示、“破解”浮点数的存储方法、了解了ROM里操作系统的高级调用方法等等。也正是因为有了老师的深入指导和自身的协作钻研,我们小组成员在各项电脑竞赛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印象深刻的一次竞赛是87年的全国第一届软件赛,那时我们已经是高中组了,加入了新的成员——潘洛、董强、谢瑞鹏等同学。竞赛前后经历了市级、省级和全国赛。记得有三、四个月,小组成员很多时候都在机房编程直到深夜,庄老师也一直陪着,有时困了,就把电脑布在电脑桌上一铺,躺着休息会儿。那时电话还不普及,有的同学下课后没回家,也来不及通知家里,有的家长半夜醒来发现孩子还没回来,赶到学校,有时学校传达室的校工也睡着了,只得翻墙进学校,到机房见到了人,才放心回家了。

我母亲在夜里去过一次机房,成人后听我母亲不经意说起,年少的我不懂事,在机房外,简单几句话便不耐烦地把母亲“赶”回家了。现在想起,我还心存愧疚,应该请母亲进机房坐坐,看看我们热火朝天的干活情景。

那时,电脑开机要先开屏幕后开主机,关机后要用绒布盖着以防灰尘。那时,庄老师还是单身,吴老师刚来一中。能有庄老师陪着一起熬夜的“福利”,我想后来的兴趣小组可能没享受到。

“朝鲜的阿玛尼真浪漫”

也许是计算机组代表一中取得了些成绩,学校在电教楼顶层设立了大机房,购买了一批“APPLE II”电脑。

除了学习编程,我们自然也迷上了游戏。作为兴趣组的成员,我们有了玩游戏的便利,可以利用自习课或一下课就一头扎进机房,假编程之名,行游戏之实,不过,眼角余光得紧张地扫视老师来了没有。

到了不忙的傍晚,总有那么几个“电脑”爱好者趁着夜色,趴在电教楼屋顶,半缩着头,侧耳听着下面机房的动静。“不要出声……庄老师要走了,在锁门了……”然后,蹑手蹑脚下来,钻进机房,推上电闸,不敢开灯,开启电脑,放入游戏磁盘,听着驱动器里吱嘎吱嘎的读盘声。

我现在还可以回想起那洋溢着年轻味道的场景,黑暗的机房里,只有几台屏幕静静地发着光,几个人影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盯着,沉浸在紧张的游戏中。不时有几声低低的惊呼“好险”、“真烂啊”、还有国骂“TMD”,久而久之,我们把这几个词串起来,就叫“朝鲜的阿妈妮真烂漫”。

我们还运用学会的汇编,去修改游戏主角的寿命数,增加游戏的暂停键,修改游戏分数……记得这群游戏迷主要包括我、蔡天宇、谢瑞鹏、董强。吴文飞和洪军晖很少参加,现在想来,他们应该只有这个时间才可以躲过我们的视线吧。

那时,有了五寸磁盘,也不知道谁从哪儿拷贝来的,我们收集齐了打飞机、警察抓小偷、城堡历险记、小蜜蜂、吃豆子、十字路口(Cross Fire)等游戏,现在,再也找不到了。

计算机,一生一世的缘分

有了这段钻研的经历,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当有了磁盘、硬盘、当电脑有了小喇叭可以发声、当有了彩色显示器、当有了针式打印机……在电脑上的每个细微进步,我们都真切地经历了,当在大学里学习Z80、学习Pascal……我们也都得心应手,从爱好和熟悉的角度看,也直接影响到了小组中很多成员的未来从业选择。

比较典型的有吴文飞,从厦门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,现在是一家IT企业的高管,从事于国家民生社保信息化建设事业。

还有我,上大学时还因为没考上计算机系(上了电机系)而懊恼了一段时间。记得入学时大学老师开座谈会,问大家为啥会报考电机系,我回答考分考低了,想上的是计算机系。后来,到香港读了计算机硕士,然后回到厦门,在以信息化为主业的国企里从事信息系统建设、运营、管理工作,直到现在。

没有在计算机行业工作的成员,对计算机的熟练掌握能力,也帮助他们在工作中发挥了良好作用,助力其各自的发展。

那时,填写一些个人资料表时,在“兴趣爱好”或者“特长”一栏,我们一般都会很自豪地填上“计算机”。现在,如果简历中还有人这么填,意义已经大不如前了。但我,应该还会认真地填上。因为,这个词对于我,对于我们曾经的一中电脑组成员,代表了我们曾有过的青春岁月。

在此,感谢一中,感谢庄老师,为我们开启一扇新奇的门,让一渠时光如水欢淌,让彼此结下了一生一世的缘分。

1 当年计算机编程的经典教材:谭浩强的《BASIC语言》

2 第一次上机考试的地点——八卦楼(厦门计算机厂)





Copyright 2010 Fujian Xiamenyizhon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betx

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813号 闽ICP备09008475号

地址: 厦门市文园路93号  邮编:361003 电话:0592-2021908 传真:0592-2026091 邮箱:fjsxmyz@126.com